博客网 >

月夜沙山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七月的一个傍晚,我们相约在敦煌一农家山庄吃完晚饭后,便去爬沙山。

敦煌虽处沙漠戈壁,但有地下水的地方便是绿洲,党河水库的水通过一条大水渠滋养片片绿洲。出了村庄,沙地上是一片稀疏的白杨林,一簇族骆驼刺顽强地生长着。穿过沙地,来到沙山脚下,已全是沙子的世界。天色渐晚,一座座连绵的沙山矗立在深蓝色的天幕下,大家脱了鞋袜,光着脚丫,开始爬最高的那座沙山。三个小孩叫喊着,早已冲向前去。

这儿的沙山少有人爬,只有风不停地掠过,不断地雕塑着沙山特有的面和线。为了省力,我们沿着山脊往上爬。同一沙山,山脊两面的沙子,却不同温度。一天的暴晒,阳面沙子暖暖的,而阴面的沙子却凉凉的。踩在上面,细柔的沙子在脚下滑动,像在挠脚丫儿的痒痒。一行人走过,留下一串串小沙坑。

天已经黑了,我们才爬上第一道山梁。黑魆魆的戈壁,与天相接的远方,淡红色的晚霞延伸到天际。比起山区日落西山后那一大片局促的晚霞,日落戈壁的晚霞,如一幅长长展开的横披卷轴画。戈壁少云彩,晚霞也少了一分绚丽,色彩单调如炭火徐徐散出的红光,由红变黄,再变白,慢慢渗入蓝色的天幕了。

在山梁,才发现目标比山脚时看到得更高、更远,离山顶还有三分之二的路呢。不敢懈怠,稍事休息后继续爬山。体力不同,一行人逐渐拉开了距离,我们几个在后面缓慢地走着。随着前头小孩的叫喊,我们抬头向上看,一条美丽的曲线出现在眼前——弯曲的沙山脊线,有点像是线条化了的屈膝而坐的美人鱼,婀娜优美。这曲线只有沙山才有,真是风的作品,沙山的艺术,大自然的造化。同行者马上端起相机。

“月亮快升起来了!”在一个山尖上,泛起亮色,一会儿后,亮光已如佛头上的光晕。其它山尖则肃穆得像是如来弟子一般侍立两旁。“赶快爬,我们在月亮升起来前爬到山顶。”

山越来越陡,人越来越累,一行人拉开的距离越来越大。有的还在努力爬,有的坐在那儿喘气,有的喊叫着给后面的人鼓劲打气。实在太累了,每往上迈一步都吃力,沙山细软的沙子好象要阻止我们的步伐,脚一踩上去,沙子就酥软地往下滑。人已有些走不稳,一步三晃,有时爬一步退两步。于是索性学习人类直立前的老祖先,手脚并用,手爬脚登,停停爬爬,一步步地向山顶移动。

先到山顶的小孩争着喊,“我爸是蜗牛!”还是小孩精力充沛,无畏者无不往。

一到山顶,就顺势躺在沙坡上,横七竖八的。可能是登得高望得远,十点多钟,月亮已经比较高了,在市区此时应该还看不到月亮。敦煌的空气很纯净,今夜更是没有一丝闲云,只有一些明亮的星星伴着十六的圆月,“月明星稀”,应和曹操横槊赋诗时看到的月夜一般,但却没有“乌雀南飞”。依偎在暖暖的沙子上,仰望着苍穹,繁星,凡人,细沙,顿觉自己很渺小,如星一般,和沙子一样。每个人都是天上一颗星,但不一定都能被瞧见。每个人也都如一粒沙,在山脚还是在山尖,在山阳还是山阴,这高下、冷暖只随风。突然想起《金刚经》中佛与须菩提的对话:“须菩提!如恒河中所有沙数,如是沙等恒河,于意云何?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?”须菩提言:“甚多,世尊!但诸恒河尚多无数,何况其沙。”恒河沙,其比敦煌沙山之沙,孰多?大千世界,众生孰若?

躺在暖暖的沙子上一阵休息后,大家体力有了恢复,开始活跃起来。有人说,“盯得时间长了,月亮像笑脸”,于是大家开始找月亮的眼睛、鼻子、嘴巴。起身环视四周,沙山也是山外有山,一座连着一座。银灰的月光撒在沙坡上,月光照到的地方,沙子泛白;背光的一面,灰黑发暗。在沙山特有脊线的勾勒下,整个像是一幅色彩单调而层次分明的素描图。远处敦煌市区和马路上的街灯、广告灯饰亮着,在广袤的戈壁中,灯光疏疏地连起来也只像是一道彩色的光线,划破了黑沉沉的大地。

“呀!”,一声尖见,有人被突然推了一把,“好不容易爬上来,别推下去了。”反而变得更热闹了,反正柔软的沙子中不会受伤,你悄悄地推我一下,我偷偷拉你一把,欢乐的笑声响在沙山。沙山间没有回音,我们的喧闹不打扰山外世界。小孩争着用沙子把自己的身子埋起来,享受着沙子的温暖和柔软。看着无忧的热闹,月亮能不是笑脸吗?

站在沙山顶上,因为爬了这么高一座沙山,大家不免有了自豪感和胜利感。人们征服过无数高山,包括世界最高的珠穆朗玛峰。许多名山上,都留下了历代文人墨客、高官大吏的笔迹,作恶者也不忘拙劣地刻下“到此一游”。但在沙山,无论文人墨客,还是高官大吏,或者平民百姓,甚至小动物,不管留下多大脚印,夜晚一场风,登山的足迹全无,沙山仍是亘古沙山,登山者过客匆匆足迹不见。山石,坚硬无比,却任人刻画。沙山,流沙而积,却足迹难留。这大小之分,软硬之间,动静之别,有形无形之中,却都蕴含着易数。

圆月之下,忽然想起众沙山怀捧的那弯月牙泉了。十六的明月倒映于月牙泉,想必如半个太极图,泉是阴鱼,水中月是鱼眼,该是别有一番景致的。只可惜不能去看看。月牙泉,何以能独存于沙山群中?又为何偏偏是新月形?月有阴晴圆缺。人们大都一生苦苦追求圆满,曾国藩却给自己的书房命名“求缺斋”,东坡先生也感叹“此事古难全”。但古往今来,沙山环泉而不被掩埋,泉处沙漠而不浊不涸,山护泉,泉映山,山泉共处,沙水共生。月牙,求缺,难全。月牙泉,岂非是沙山中的修行悟道者?是生命真谛的阐释者?

已到深夜,满月高悬,凉风习习,大家不情愿地开始下山。上山容易下山难,对沙山来说,恰恰相反,下山太容易了,只是往下冲就行了。不到十分钟,大家已跑到山脚。

    仰望沙山,在暮色中,肃穆、高大。

<< 霍居祥画作 琥珀乡 / 西部感受长假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ring115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